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刘金华:这是一场深层次的改革

刘金华 · 2022-01-05 · 来源:作者投稿
热议联想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深化改革,就是要从以资本为中心的改革,转到‘以人民为中心’的轨道上来,资本只能作为一种特殊的生产要素,为发展生产、共同富裕服务,不能干扰中国社会主义发展方向。

  这是一场深层次的改革

  刘金华2022年1月5日星期三

  关于柳传志、联想问题,从明德先生去年10月初开始,司马南11月跟进,12月形成社会热议,已历时三个月了。官方媒体在胡锡进“呼吁”被网民批判后,没有再直接对联想问题发声。柳传志及其思想界代言人现在也不正面回应。去年,12月13日,司马南发《柳传志的事会不了了之吗?》,16日说“居委会大姐透露说,上边调查组已经成立了,柳八爷09年以来糊弄得过去的那些事儿,要拿出来重新审视,这次能不能糊弄过去就看他的造化了。22日宪之发《司马南的贡献在于将“教父”拉下了神坛》,杨晨发《司马南评某想事件的未来走向,将留下哪些社会遗产?》,似乎在回答司马南之问,问题集中在柳传志的结局上。宪之说:“至于最终结局,也难说。因为教父们有着‘原罪’、‘善待’、‘能不……就不……’的免究金牌,会不会发生作用,难说。用方方模式结局,不是没有可能。”杨晨说:“不管网络话题热到多少度,必要的冷静还是要有,网络热度不能判决网络迷情,热议揣测并非结论,自说自话当然也不能自圆其说。至于这个事情的是非曲直,早晚水落石出,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谁又见过纸能包住火呢?作为理性网友,最终还是要听取权威部门给出最终的说法。”此后,关于联想问题,司马南12月31日的视频《最近怎么不集中说联想了?》,用了“凉拌”这个词。

  对这场斗争,我提出“阵线已明大局初定”观点。从《《财经》从“河东”到“河西”》起,到《<财经>社评的矛头指向》续五,都是在阐明这个观点。

  270个媒体,100名企业家公开站出来为柳传志站台,还有《财经》社评等等,这方面大家是看清楚了的。但许多人老讲“司马南‘单挑’柳传志”,这就没有完全看清楚这场斗争的实质,是什么与什么的斗争。

  热议伊始,我很注意申鹏的《柳传志是个什么“教父”?》,子午的《是柳传志的问题,又不全是柳传志的问题》”,五百二的《联想事件,但愿不是新的“李光满事件”》,朱大碌的《联想之争实为新老改革派之争》,他们的文章都说明,这绝不是某个人与某个人的斗争。我认为,这是正确的、重要的观点。

  关于柳传志“联想的路”,最早在二十年前,非主流经济学家杨帆、左大培、韩德强,杨斌、高粱等出来批判,几年前,民众普遍谴责柳传志5G标准投票的立场,这一次明德先生、司马南相继在10月、11月出来,揭露联想不是高科技企业,柳传志等人薪酬太高,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12月形成社会热议,这是群众性的斗争,明德先生、司马南是带头人。如果说是司马南个人单撕柳传志,那真的可能会不了了之,网上热闹一阵子,司马南爆料完了,吃瓜围观的人散去,收场。

  我认为,无论是司马南,还是明德先生,对联想问题的揭批,都不同于过去是民众自发起来的斗争。明德先生、司马南、张捷实际是在党提出“共同富裕”的“高质量发展”之后,形成反对“资本野蛮生长”决议之时,对联想这只麻雀进行了解剖。他们提出的问题,是党中央已经看到,决定了今后要解决的问题。基于这个认识,我在11月30日作文《阵线已明  大局初定》。

  明德先生、司马南、张捷揭发柳传志的联想问题,是事实,也是党中央“高质量发展”要解决的问题,理应受到党中央支持。那么为什么直到今天,我们还没有看到“上边调查组”出现呢?我认为,这是理论与实践,知与行的问题。一切事物的发展,总要遵循它自身的唯物辩证法则。理论是纯洁的,实践是卑污的。理论求真理,只论是非;实践则要求成功,不能不从实际出发,过程中难免会有进退曲折。

  我在去年12月15日写的《联想之争的了结》中写道:“我是这样看联想问题的了结:柳传志‘联想的路’走到头了,但要不要追究柳传志,则要看‘老改派’顽固地坚持斗呢,还是顺应历史发展,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能自觉提振信心,树立爱国、创新、诚信、社会责任和国际视野的企业家精神。时代不同了。我相信,对柳传志‘联想的路’的批判,今天,明德先生、司马南、张捷等为代表的民众斗争,不会像改革之初的杨帆、左大培、韩德强,杨斌、高粱等非主流经济学家那样受到压抑,而会受到肯定、支持。”

  这不是猜测。在《探讨“联想之路”很有必要》文中,我指出:“当年改革开始不久,没有经验检验柳传志提出的‘贸工技’、私有化和联想的成长离不了香港商人的销售和筹资的‘联想的路’,现在,国际市场的不稳定和美国政府卡中国发展脖子,华为和中兴公司的经验教训,等等,已经使党中央有了经验,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党和政府作出‘双循环’的战略决策。现在对‘联想的路’的讨论,已经不只是意识形态的争论,而是对几十年改革开放客观经验的总结,加深对党的决策的认识。”“党中央根据几十年改革开放的历史经验,已经认为‘联想的路’不行。”我认为,改革之初,党中央把柳传志列入改革派,而把非主流经济学家列入“反改革派”;今天,明德先生、司马南揭批的柳传志“联想的路”,与党中央必须实行高质量发展的决定相互呼应。

  申鹏、子午、朱大碌的文章,已经说明这不仅是柳传志和联想这个企业的个别问题,五百而的文章提出需要从总体上解决。反对资本野蛮生长,决不只是从法律上处理联想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而是如何认识柳传志“联想的路”。柳传志被推崇为“教父”、“泰山北斗”是什么意思?应当看到,这是一个“56789”的经济体制。这一场宏大的深层次改革。举足轻重,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可以走一步看一步,错了从来,要有全局考虑,总体部署,要成功。

  过去讲了好多年的“改革遇到了深层次问题”,要“深化改革”。但到底深层次的问题是什么,怎样深化改革,一直没有搞清楚,一味地对国有企业改革,强化市场作用,直到去年才开始清楚了,深层次的问题是没有正确认识资本的特性和行为规律,“一旦资本过度扩张到深度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就会使得经济社会发展道路日益偏离”,操纵国计民生,损害国家利益,腐蚀党员领导干部,谋求政治利益。深化改革,就是要从以资本为中心的改革,转到‘以人民为中心’的轨道上来,资本只能作为一种特殊的生产要素,为发展生产、共同富裕服务,不能干扰中国社会主义发展方向

  阵线已明,斗争还刚刚开始,处于造舆论,统一认识的准备阶段。不用捉急,磨刀不误砍柴工。

  去年,我连续写《财经》社评的指向,反反复复论述“阵线已明  大局初定”。今年不怕读者厌烦,继续谈。也许在爆料之后,进一步思考的人会慢慢多起来。我现在在病痛折磨中,但面对宏大的深层次改革,我会打起精神坚持下去。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接受宗教洗礼的贺教授还能赖在党内?
  2. 西安疫情反思:不要活在新闻里
  3. 他,讲了个笑话
  4. 这个国家把败类捧成英雄!以色列坐不住了
  5. 曹征路:没有谁比毛泽东更懂经济工作
  6. 金域医学和钟南山、柳传志以及君联资本
  7. 人民觉醒,需要张捷这样的知识分子
  8. 西安“4号清零”,何不解释一下?
  9. 毛主席的时候,10来个干部如何治理好一个几万人的公社?
  10. 吴铭:如何破解夜壶论
  1. 这才是最让人恐怖的地方!
  2. 钟南山要给张桂梅治病,张桂梅要小心了
  3. “窑洞对”能否完整准确表达毛主席的意思?
  4. 接受宗教洗礼的贺教授还能赖在党内?
  5.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6.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7. 西安资本家哄抬菜价,一斤20元,没人管吗?
  8. 性奴与奴性
  9.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10. 元旦寄语:让“毛泽东热”来得更凶猛些吧!
  1. 辽宁王忠新:“九问”亿万富豪共产党员柳传志同志
  2. 晨明:也谈苏共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
  3. 毛主席的教导,以前不懂的现在都懂了
  4. 谁的盛世?如谁所愿?
  5. 政治局智囊万字雄文: 中国工人阶级长成了什么模样?
  6. 韶山下了雪,胡锡进还是跳了出来——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纪念伟大导师128周年诞辰)
  7. 对这样的党员干部不处理我们还是共产党吗?
  8. 联想查不查?恒大救不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怎么说的?
  9. 卖国三百年,张捷痛揭江南柳家黑历史!
  10. 正式解散的泰山会
  1.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2. 贩毒、抢劫,要交税?
  3.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4. 习主席的新年贺词,你听出了什么?
  5. 范景刚:沉痛悼念人民作家曹征路先生
  6. 对“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所有制形式改制”的看法
陆河县朱熹文化发展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