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白左民族主义的异军突起

CCNUMPFC · 2022-01-04 · 来源:WorldCommunistParties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原编者按】

  2021年12月23日,美国共产党官网刊发文章,文章左翼中对显露的“白人左翼民族主义”趋势进行评价,并就几个问题进行探讨,最后呼吁我们勇于同法西斯主义斗争。

  白左民族主义的异军突起

图片

  (图片来自:美国共产党官网)

  在西欧国家,人们常说:“共产主义之前必须有法西斯主义。”首先资本家抛弃民主,实行法西斯专政,然后由工人推翻法西斯专政。但共产党人回答说:不,我们要同一切民主力量一起维护资产阶级民主、战胜法西斯,为争取工人阶级政权和开始建设社会主义创造最好的条件。

  有一种带有社会民主和阶级合作的味道的趋势在左翼中显露出来,这令人担忧,但并不令人惊讶。这一趋势虽然看似无害,但却对投身运动的年轻人有害。他用马克思主义学说包装自己,却最终采取右翼立场。宣扬这些思想的人正落入种族主义垄断者和反动派的手中,结果就是他们将减缓社会主义的进程,可能使我们走向法西斯主义。

  已故的亨利·温斯顿主席在《黑人议程战略》中称,让我提醒读者,我们的党——共产党的成立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了回应反马克思主义否认旧社会党在美国实行的特殊性质的种族主义压迫的观点。

  共产党从成立之初就认为反对种族主义压迫的斗争是阶级斗争的一部分,他也承认,黑人作为一个种族受到压迫,除非把受到三重压迫的黑人的特殊要求置于争取进步和社会主义斗争的中心,否则白人和黑人的劳动就不可能自由。

  一种可以被归类为“白人左翼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趋势,在对待国家问题的方式上重复着旧社会党的错误。白左民族主义倾向的人高喊“阶级,阶级,阶级!”“左,左,左!”同时谴责他们所谓的“身份政治”,狭隘地指出社会主义进程和美国左翼的失败。

  他们重复了新左派“社会主义者”和第三世界毛主义者所表达的观点,即美国工人阶级背叛了社会主义运动,现在是时候以一种“新方式”来看待他了。

  这充其量是一种失败主义的立场。

  这些想法大部分来自那些推进我们现在称之为小资产阶级激进主义危机的人。在这种危机中,中产阶级的“激进分子”达到了一定的意识水平,想要走革命的捷径,在这个过程把人民群众(意识水平低的部分)甩在后面。这些观念以各种形式的后现代主义、无政府主义和毛主义延续至今。

  这些力量看到没有美国工人阶级的革命潜力,反而致力于推崇一种新发现的迷信,即将“流氓无产阶级”(去阶级化阶层)视为新的革命阶级、推崇城市农民游击战以及其他与法兰克福社会科学(如赫伯特·马尔库塞)相关的理论。民族虚无主义(淡化一个国家的传统)和民族沙文主义(过分强调相同)的组合看似奇怪却起了一定的作用。

  “身份政治”,还是为争取平等而斗争?

  关于被戏称为“身份政治”“政治正确”“觉醒”或“取消文化”的(但我们称之为争取平等的斗争)这些力量声称解决歧视问题会导致不团结和淡化“阶级”,他们指的是白人男性工人。

  我们党并没有把所有的斗争都归结为阶级斗争。它参加种族和民族受压迫人民(非裔美国人、波多黎各人、墨西哥裔美洲人、中东人、亚裔美洲人、美洲原住民和其他土著民族)的平等斗争,认识到真正的解放将来自(1)在此时此地为这些问题而战,(2)在为一种不同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制度,即社会主义而战的过程中。两者必须同时发生。

  在美国,绝大多数格外受到压迫的人民都是工人阶级——高达80%到90%。因为他们的种族,即他们的肤色、头发等,他们受到压迫,面临特殊形式的虐待。这意味着,要建立取得实质性阶级斗争胜利所必需的团结,要解放整个工人阶级,就必须把反对种族主义和民族压迫的斗争置于一切斗争的中心。

  这些是所有阶级的问题,这意味着我们支持所有人的平等要求,无论他们来自什么阶级或阶层。种族被压迫者和妇女面临着历史上和现实中的歧视,例如工资和投票权,而不论其阶级地位如何。

  让我们不要忘记,这个国家是建立在本国人口近乎种族灭绝的基础上的,现代资本主义制度建立在非洲人民的苦难上。

  美国共产党历来站在全球反对白人至上主义斗争的最前沿。这包括九名斯科茨伯勒男孩的斗争;在埃塞俄比亚抗击意大利法西斯的侵略;黑人、棕色人种、亚裔和白人工人之间为争取平等工资的斗争;将针对非裔美国人的种族灭绝指控提交到联合国;以及反对美国针对黑人特殊隔离和南非种族隔离的运动但美共所进行斗争的例子不胜枚举,不仅限于这些。

  所有这些斗争包括了许多政治派别的力量(不完全是共产党人),他们在这些问题上走到了一起——统一战线过去是而且仍是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虚假团结

  但是,在支持统一斗争的同时,美国共产党并没有把这一概念视为一种抽象的理想,也没有不惜一切代价促进统一。的确,以引进“白人工人”为借口组织反动派,对我们阶级各部分的民主斗争不予理睬,这便暗示了这是一种虚假团结。正如国家海事联盟领导人费迪南德·史密斯在1958年写给威廉·L·帕特森的信中所指出的那样,“团结总是一件最令人向往的事情,但不惜一切代价的团结可能是首要的错误。”

  正如杰拉尔德·霍恩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那样,“试图在不对抗潜在紧张局势的情况下建立“阶级团结”通常意味着强迫受压迫的民族——首先是黑人——共同签署一种“左翼白人民族主义”协议。霍恩试图论证如果我们不考虑这个国家关于殖民者对本土人口实施的种族灭绝暴行,以及随后奴役非洲人民所固有的阶级合作的基本历史,我们最终很可能会毫无批判地抬高奴隶主的地位,让我们自己陷入一个难题,即如何与那些最初创造条件的人所延续的意识形态团结起来。霍恩在世界社会主义网站被右倾机会主义者托洛斯基派攻击。

  美国共产党黑人解放委员会前主席罗斯科·普罗科特在他的必读小册子《黑人工人与阶级斗争》中指出:

  ·工人阶级内部有很多分歧。这些差异虽然本质上并不矛盾,但却不断被统治阶级利用,使一部分工人与另一部分工人发生冲突,从而使工人阶级自身相互对抗,削弱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这些差异包括年轻人和老年人、男性和女性、技术工人和非技术工人、手工业者和产业工人、白领和蓝领工人之间的差异。

  ·毫无疑问,统治阶级“武器库”中用来造成工人阶级队伍分裂的最强大的武器是种族主义。历史上和今天的种族主义同反共主义一起蒙蔽了白人工人的双眼,使他们看不到他们真正阶级利益的获得在于在生产时同黑人和其他受压迫的工人团结起来,同整个社会的压迫作斗争。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白人中的“左派”民族主义使他们“看不到他们真正阶级利益的获得在于在生产时同黑人和其他受压迫的工人团结起来”。美国白人不能在参与压迫黑人和其他特别受压迫的工人和人民的运动中争取进步。

  “工人阶级”≠白人工人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白人“左派”民族主义不是工人阶级的概念,而是中产阶级激进主义的特质。

  你经常会听到人们用“工人阶级”或“特朗普选民”这个词,而实际内涵是“白人工人”。特朗普信奉者总是把共和党称作“工人党”。“听一听,你会听到一个微妙的转变,即用多数民族的工人取代有色人种。而这正是根深蒂固的沙文主义所在。这不仅适用于人们如何看待它,也适用于如何建构利益。在多种族的美国,大多数人所谓的利益与整个阶级的利益是一致的。

  “白人左翼民族主义”这个词是自相矛盾的。为什么呢?因为它把多数民族的利益等同于国家的整体利益,超越了阶级利益,甚至超越了普遍的民主要求。美国白人作为一个民族一般不会与美国其他民族分享利益。这是因为(1)白人人口中存在阶级分化,(2)白人不会因为是白人而面临特殊歧视。出于这个原因,大多数美国白人的真正利益在于这个国家的其他工人以及多种族和多民族的人民,而不是少数白人老板。

  从今天如此广泛使用“白人民族主义”一词中就可以更容易地看出这一点。然而,我国并没有这样的“白人民族”。显然,为了替资本主义的种族-社会分工辩护,在很大程度上超过和反对有色人种的各种欧美民族群体伪造了一个白人身份。在这里,占多数的“白人”被敦促参与征服其他被压迫的民族。用这种方式构想和合理化的身份只能是反民主和右翼的,这种民族主义总是以统治阶级的沙文主义为形式。“让美国再次伟大”“美国优先”、“美国世纪”和“法律与秩序”等沙文主义口号就是很好的例证。

  这只是等式的一方面。

  与此同时,在这个新兴的民族群体中,反种族主义、工人阶级和民主通常是潜伏和淹没的,但现在又呈现了良好的斗争趋势,比如最近在抗议布雷昂娜·泰勒和乔治·弗洛伊德谋杀案的群众运动中持有的立场。随着其民主的发展、深化以及与工人阶级保持一致的立场,他不再是左翼民族主义,而是反种族主义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作为一种政治趋势,左翼民族主义的确存在并且发挥了进步的作用,但仅限于涉及种族和民族受压迫的情况。脱离这一背景,他就变成了他的对立面,正如在所谓“爱国社会主义”的呼吁中看到的那样。

  在民族压迫的问题上,列宁曾经尖锐地指出,民族主义总是落后和反动的,用他的话说民族主义应该是一种被搁置在“博物馆或动物园”观察的遗迹。

  因此,争取阶级团结的斗争迫使白人工人必须解决在我们多种族、多民族、多性别的工人阶级中存在的对其他人的特殊压迫。

  左翼的困惑

  以下是这些问题如何体现的一些例子:

  1. 在与美国共产党成员的匿名对话中指出,“7400万人投给了特朗普,这意味着这个国家有很多工人支持法西斯主义。我们需要在他们的集会和活动中组织这些人”。

  上千万人投票给特朗普这样的极右翼候选人,并不代表整个工人阶级都支持统治阶级某些阶层的法西斯式政策。但他确实意味着人口中的某些部分支持反动派,特别是白人小资产阶级、支持种族主义政策并拥有成为垄断者浪漫意图的阶级合作者——。

  一些劳动人民投票支持法西斯并不意味着要去参加特朗普集会。我们不仅要为挑衅做好准备,而且这种努力很可能会弄巧成拙。这意味着在我们的工作场所,学校和社区,无论是否受特朗普主义的影响,我们仍要努力建立统一战线,参与反对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的斗争,赢得人民支持。

  亨利·温斯顿在《黑与白——一个阶级,一场战斗》中指出:

  ·在1928年和1930年,共产党为美国历史作出了持久的贡献。它通过了关于争取黑人解放的决议,为争取民主的全面斗争以及为美国黑人争取经济、政治和社会平等的斗争开辟了新的前景。

  ·这些决议不是由黑人共产党员独自争取的。它们用文件指导全党——首先是白人共产党人,在白人群众中动员,争取他们参与反对黑人压迫的斗争。垄断过去是,现在仍是这种压迫的主要根源。

  ·这就是为什么党在这场斗争中的主要信条之一是白人共产党人应该首先挑战那些垄断者和那些替特殊压迫黑人工人的人进行辩护的人。

  2.“1月6日发生了一件事!白人工人领导了起义!我们要组织1月6号的人”(转自美国共产党一位新成员的匿名文章和在1月6日期间发送至华盛顿特区的匿名电子邮件)。

  持这种立场的人对1月6日暴动所涉及的阶级构成感到困惑。我们在华盛顿特区清楚地注意到所涉及的不同力量包括“骄傲男孩”、誓言守护者、百分之三、美国第一、布加卢运动、美国转折点、法轮功邪教组织、Q-Anon阴谋论者、古巴,越南,香港和西藏分裂分子反动派。

  他还包括房地产开发商、前情报人员、右翼政客、职业经理人和小企业主等小资产阶级势力。其中还有一小部分工人阶级。国会警察和共和党内部的力量在允许法西斯分子进入国会大厦可能谋杀国会议员方面发挥了作用。这次起义没有革命性质,因为他是由统治阶级的反动派和法西斯街头暴徒资助和煽动的。

  3.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如出一辙。最近共和党的胜利对工人阶级有利,民主党就可以一劳永逸!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的工人阶级政党代表!

  这种说法完全忽略了倾向于投票给民主党或共和党的力量的社会构成和相关性。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统治阶级利益的支持,但他们不代表工人阶级的利益。虽然这是客观事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之间没有分歧。这两个双寡头政党代表了帝国主义统治阶级的两个派别,一个倾向于法西斯主义,另一个对小资产阶级改革(支持气候变化政策、投票权等)持开放态度。参考自列宁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

  ·要战胜更强大的敌人,就必须尽最大的努力。同时必须极仔细、极留心、极谨慎、极巧妙地一方面利用敌人之间的一切“裂痕”,哪怕是最小的“裂痕”,利用各国资产阶级之间以及各国内资产阶级各集团或各种类别之间利益上的一切对立,另一方面要利用每一个机会,哪怕是极小的机会,来获得大量同盟者,即使这些同盟者是暂时的、动摇的、不稳定的、不可靠的、有条件的。谁不懂得这一点,谁就是丝毫不懂得马克思主义和现代的科学社会主义。

  列宁上面说的统一战线是普遍真理。作为美国共产党,我们的职责是将共产主义应用于群众运动。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建立持久的联盟,将强大的力量联合起来。以最近芝加哥取得的胜利为例,芝加哥反对种族主义和政治镇压联盟争取通过了《加强社区公共安全法令》。这个群众联盟围绕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问题(这两个问题相互关联)将工会、教会、文化/民族团体、社区组织、芝加哥市议员等组织起来。如果不为这次群众工作付出努力,他们就不可能取得胜利。

  虽然改革可能使人们对资本主义制度产生幻想,但激进的改革也可能暴露制度的局限性,使人们更加认识到必须改变制度,为社会主义而奋斗。

  另一方面,宗派政治是一条死胡同,必然失败。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当地特区的古巴团结委员会,该委员会一直无法通过一项对古巴封锁进行谴责的决议,因为他被极左的言论所包围,而民主党控制的市议会绝不会通过这些言论。宗派主义具有极左的倾向。20世纪40年代初,反法西斯人民阵线处于鼎盛时期,美国共产党的规模达到了最大。在这一时期以及麦卡锡时期之后,该党在组织运动是延续之前的政策。现在仍然需要这种活力。

  正如格奥尔基·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上指出的那样,“在准备阶段采取反对资产阶级的反动措施和抑制法西斯主义的滋长,就能阻止法西斯主义的胜利,反之,法西斯就会胜利”。

  4.呼吁共和党中的“法西斯主义者”,我们的运动失去了白人工人,我们需要组织他们!

  如果我们不敢说出敌人的名字,那我们就是在解除阶级的武装。共和党还不是一个公开的法西斯党派,但显然有法西斯主义思想的人在领导他。如果他不停止目前的发展趋势,那他将会变成法西斯党派。虽然向民众高喊“法西斯主义”收效甚微,但也确实需要一些策略提出问题,指出当今共和党内存在的法西斯主义危险。1月6日之后更应如此。因此,问题不在于是否要说,而在于如何说、何时说。

  继续季米特洛夫的讲话:

  ·法西斯主义不仅煽动群众中根深蒂固的偏见,而且还利用群众的美好情感、正义感,有时甚至利用他们的革命传统;

  ·法西斯主义的目的是最肆无忌惮地剥削人民群众,却用最狡猾的反资本主义蛊惑人心的伎俩来对付人民群众。利用劳动人民对实施掠夺的资产阶级、银行、信托和金融巨头的深仇大恨,提出在当时政治上不成熟却最能吸引群众的口号……

  ·法西斯主义是资本对广大劳动人民最猛烈的攻击;

  ·法西斯主义是肆无忌惮的沙文主义和掠夺性战争;

  ·法西斯主义是疯狂的反革命;

  ·法西斯主义是工人阶级和全体劳动人民最恶毒的敌人。

  我们怎样才能阻止法西斯主义胜利的征程?通过形成统一战线即“在全世界的每个工厂、每个地区、每个国家,工人行动统一。在国内和国际上无产阶级建立统一战线是使工人阶级能够成功防御,而且能够成功反击法西斯主义和阶级敌人的有力武器。”

  同志们,让我们同法西斯主义作斗争,而不要为它的胜利作贡献,否则将危害我们自身!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 赵丹阳编译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晓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2.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3. 接受宗教洗礼的贺教授还能赖在党内?
  4. 西安疫情反思:不要活在新闻里
  5. 他,讲了个笑话
  6. 贾 勇、贾可宽 | 中国军人的元旦铁血头条——最强大的美军可以击败的!
  7. 这个国家把败类捧成英雄!以色列坐不住了
  8. 人民觉醒,需要张捷这样的知识分子
  9. 金域医学和钟南山、柳传志以及君联资本
  10. 新书来啦!新中国第一代省委书记真情回忆毛主席!
  1. 张勤德:抓好“联想风波”等实际斗争是对毛主席的最好纪念
  2. 这才是最让人恐怖的地方!
  3. 媒体狂吹,钟南山站台,张伯礼却“说不”
  4. 钟南山要给张桂梅治病,张桂梅要小心了
  5. 西安资本家哄抬菜价,一斤20元,没人管吗?
  6. 性奴与奴性
  7.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8. “眯眯眼”争议事件集中出现,人民日报评论发声!
  9. “窑洞对”能否完整准确表达毛主席的意思?
  10.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1. 辽宁王忠新:“九问”亿万富豪共产党员柳传志同志
  2. 晨明:也谈苏共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
  3. 毛主席的教导,以前不懂的现在都懂了
  4. 谁的盛世?如谁所愿?
  5. 与其卑微地和资本家医保谈判,还不如……
  6. 对这样的党员干部不处理我们还是共产党吗?
  7. 政治局智囊万字雄文: 中国工人阶级长成了什么模样?
  8. 韶山下了雪,胡锡进还是跳了出来——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纪念伟大导师128周年诞辰)
  9. 联想查不查?恒大救不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怎么说的?
  10. 突发!许家印放弃自救,彻底认输!
  1.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2. 贩毒、抢劫,要交税?
  3.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4. 习主席的新年贺词,你听出了什么?
  5. 范景刚:沉痛悼念人民作家曹征路先生
  6. 对“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所有制形式改制”的看法
陆河县朱熹文化发展促进会